阳和启蛰🌙

/绝赞JOJO上头中/


涣

置顶吃安利
谢谢评论

此条置顶(不定期修改)

将在评论区陆续码出看过的小说/动漫/电影/音乐等等,同时期待收到安利✨



最近看完的一本原耽是《等响曲线》,接下来准备看《跨界演员》或者《过瘾》。

在补JO5,意大利男模团我可以。

在家重刷了很多,很少看新电影。

听《与浪之间》。



你嘞?


【添望三十题/22】被遗忘的纪念日

/萤火虫练歌厅🎶,上一棒@纸鸢🪁 ï¼Œä¸‹ä¸€æ£’@EIKO_ 

/不算纪念日,其实是1.14日记情人节(对自己爱的人要有表白和计划)









盛望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回口袋。



一月份尤其冷,呼吸时会吐出氤氲的白气,距离新年还有十天,街上满是热闹的人群,远处高楼像被机器切割成无数个方块,每一个都藏满安静的心事。



雨下得不算小,跟着店家门口高高挂起的彩灯一起发亮,看起来像透明的玻璃,有情侣从他身边走过,一把伞,肩膀贴的很近。盛望站在书店门口,室内有空调但门口还是有些冷,他记得收回手机前看到的时间是傍晚六点十八分。果然是冬天吗,他低头确认外套扣子都扣好,下巴也埋进围巾。这么早天已经黑透了,陆续有人离开,江添还没来。


这其实不能怪谁。天气预报没说今天有雨,他们需要的书也只有这家店还有,一起出门的时候江添接到通知,他的工作小组临时有点事。盛望满不在乎地笑,摆摆手说没事你去吧,我买完书就回来。



买完书结账时看见了柜台旁的明信片,底板上的字写得密密麻麻,最上面用显眼的粉红色和蓝色标明了节日特供。盛望侧身让开更大的位置供人通过,又回头认真辨认了一下,觉得他这辈子能看到的情话也就这么多了。



想到这又觉得沮丧,自己一辈子都写不出这样的话。他忽略自己也是十几分钟前才得知这些,藏在口袋里的明信片被手指攥着,不知道江添记不记得这种日子。







电话打过来的时候门口风铃刚好响了一声,盛望在叮叮当当里告诉他自己就在门口。其实他感觉到自己声音里有点藏不住的兴奋,但江添不会点破,他总是等着自己主动说。


放明信片的架子已经空了大半,店员看起来心情颇好,盛望注意到她在往这边望,估计是看自己等得有些久。果不其然,没几分钟就有人来问他需不需要共享雨伞,因为部分故障今天没有拿出来,如果他需要可以去柜台那边扫码。



不用了,谢谢您。盛望弯起眼睛回答到,他边说边往外走,肩膀瞬间落上一层细密的雨丝,然而没几米就被隔绝在外了。江添撑着伞侧过身体,情侣款式的围巾让两个人的关系再明显不过。




“解决了?”



“嗯。”



“假期工作有没有工资?”盛望瞅他一眼。



“数据有点偏差,我们去检查了一下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



不是大事不是大事。盛望心想自己以前会这么紧张吗,好像要递出去的不是明信片而是什么生死状,还是说这就是大人不如小孩的地方?可以说十万句肉麻的台词还面不改色,却说不出最简单的三个字。马上就要走到停车的位置,那薄薄一张卡片还没送出手。



盛望拉开车门,江添转身往另一侧走去。小情侣经过他们的时候嘴里念念有词,女生说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有什么意思,要星星不给月亮,你能真的给我星星吗?男生顿时不知所措,结巴半天吐出一句我……我爱你。



随后就没有声音了。


盛望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他们在接吻。









“望仔……”


江添屈指在方向盘上敲了两下,似笑非笑地看着盛望。打量了一下这人今天的装扮,注意到盛望的右手一直插在口袋里没拿出来。盛望愣住,脱口而出一句过年好。


“提前拜年没有压岁钱,”江添乐了,抬手拉过安全带,在快要扣上的时候却停下动作。雨刷还没开始工作,这一会儿功夫他们已经看不清面前的路,红绿灯变成一团混杂的光,盛望感觉到江添在接近自己,带着冬日的凉和嘴唇吐息才有的热气,认真得很随意,仿佛只是普通一句话,随时能说出口似的。


“我爱你。”










回家的路上看到卖花的小孩,盛望试图用脑门贴玻璃的方式给自己降温,堵车时也不回头,一抬眼却看见玻璃窗上映出的江添,侧身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。


就觉得踏实,平淡而温柔。他偷偷抿嘴笑,看来也有和小孩一样简单的大人,要给出回应,口袋里的恋爱计划仍有送出去的必要。



尽管它内容重复,只写了我爱你。











/fin.


[舟渡] 解散的清晨与黄昏

/pwwwwwwp补档

/指路小号主页第一条@羊和海蜇 ï¼Œçƒ­åº¦ç»™å¤§å·ï¼Œå¤§å·ï¼Œå¤§å·




  八月初,盛夏的末尾,雨势渐小,难得的凉爽终于来到了燕城,可此处热浪汹涌,情潮翻腾,熏得人眼眶胀痛,骆闻舟闭上眼,想让费渡的那两弯桃花流出点什么。








/我现在为什么不会写車了(。)

空间那个薅美团小哥耳朵的图过于可爱,心血来潮想搞原耽,想好了角色名和文名,《一个叫唐池的男人决定跑单》,因为我爱校园所以攻受都是学生,攻过马路偶然碰到小孩,再一打听发现是同校学弟,有意思,继而开始不要脸,点外卖快送到了又取消,要么就东扯西扯送错地方了,嘿,这帽子区送第一名才有,你干嘛呢!


为什么发这个动态,因为怕自己咕。

【添望三十题/17】从Back Kiss开始

/萤火虫练歌厅.jpg,上一棒@EIKO_ ï¼Œä¸‹ä¸€æ£’@EIKO_ ï¼ˆå•Šå“ˆå“ˆå“ˆå“ˆï¼‰

/深夜车内一个吻







盛望启动车子,一小片侧脸隐没在黑暗中。



驶离地下停车场,霓虹灯和暖黄色的路灯一齐发亮,忽明忽暗的灯光透过玻璃窗看起来影影绰绰的,夹杂斑斓的色彩,像蒙上一层保鲜膜。江添脱下的大衣被平整叠好放在腿上,余光里男人皱眉闭了闭眼,眉骨的轮廓愈发明显,他微微偏头,脖颈拉出流利的线。


盛望将手臂松松搭在方向盘上,装不经意道:“今天早点睡?”


江添闻言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弯起嘴唇低笑了一声,高领毛衣掩盖已然成熟的喉结,说话也像被什么捂着。


“东西不都准备好了吗,”江添看向盛望,抬抬下巴示意面前收纳盒里面的小盒子,声音有些疲惫了,但还带着沉沉的笑意。


“望仔很主动。”






出差结束,回家,接近凌晨的街道依然灯火通明,堵车时身边的一辆车不耐烦地按着喇叭,盛望不动声色地升起车窗,红色数字不住跳动,盛望估摸着时间低下头,指腹有些痒,他逃离方向盘跑到江添身边。


触感与往常别无二致,偏凉的体温和突出的骨节,却没得到反应,再一看,江添已经睡着了。






养一只猫需要给它安全感,养一个人算不算?


想完又觉得自己自恋,怎么带着大金主包养小明星的张狂。盛望忍不住哂笑,抬眼确认一下时间,他伸手取过江添腿上的大衣,边展开边思考自己是不是谈个恋爱把自己谈傻了,有这功夫不如把空调打开,左右冻不着这“睡美人”。


盛望把领口的位置往上又拉了拉,等完全盖住男人结实的肩膀才松手。空调在同一时刻被打开,送风口不急不缓地工作,黑色的布料上堆叠出一个小小的耸尖,盛望用手指在上面戳了两下,心满意足地看着它凹陷下去。


或许“动手”这件事本身就能带来幸福感吧。







车流开始移动,轿车在夜色里熟练转弯,直行,没入黑暗。盛望减速让江添睡得更踏实些,他想到收纳盒里面的小方片,不可避免地记起几分钟前江添低沉的那句“望仔很主动”,耳后腾起一阵热气。


主动主动,您都睡着了还要我怎么动。盛望分神注意江添的状态,看他刘海在空气里轻微颤动,眼尾拉长,被睫毛投出一弧阴影。


要命,盛望简直想揉把自己的脸,不用别人说也知道烫透了。丢脸啊丢脸,怎么不管和这人在一起多久,还是会在普普通通的时刻心动。









终于抵达目的地,ETC抬起来,保安大叔端着碗泡面吃得一脸满足,盛望笑着点头和人打了个招呼,手上动作放轻,安静通过两道减速带。


月亮在天边挂着,小区花坛里的树枝把影子打在灰蒙蒙的水泥地。盛望心想什么时候过中秋节啊,看着这蛋黄馅的圆滚滚总想咬一口,一转头又看见有月光落在江添脸上,莹润地晕着,显得睫毛更长,鼻梁也挺拔了几分。


嘿,冰皮月饼!







盛望往掌心哈口气,又搓了搓手,靠近一个人原来也可以像接近玫瑰的小偷。却突然被打断,不解风情的值班人员敲响了他的玻璃窗。


干嘛,我还没问吻醒我的公主!


值班的男人看起来四五十岁,对盛望的心理活动毫无知觉,尽职尽责地提醒业主负一楼的照明灯在几分钟前跳闸了,经过台阶时注意安全。


盛望点点头,“好的,谢谢您。”


“应该的,”大伯朝他们笑笑,脸颊冻得有些红,转身跑向另一辆晚归的车。


“哎,”盛望犹豫一下还是开口,“您稍等一下!”说完从收纳箱里拿出一个塑料袋,装着两块三明治。


“有蛋有肉还有青菜,”这介绍方式,盛望也被自己逗乐了,“挺好吃的。”









负一楼的灯光没了,原本会形成奇妙几何图案的位置变成一片灰暗,他们的车躲在方正的柱子后面,值班大伯拎着手电成为这个空间里最独特的光源。好啦,盛望按下车窗,接下来有足够的时间唤醒沉睡的某人,他看着手电筒的光离自己越来越远,低头时突然一僵。


小偷还没行动,玫瑰已经慢悠悠苏醒,玻璃窗被打开又合上,三言两语阻隔凌晨一点的寒气。



一个吻落在他颈椎。













/fin.

/我也想吃有肉有蛋有青菜的三明治💢

【木苏里生贺24h | 20:00】Bomb of Love

/Bgm:Bomb of Love——落日飞车

/添望



-"Would you hope me to stay?"

-"Here comes the bomb of love."








"Would you hope me to stay?"




尚在酒劲中昏头的盛望闭上眼睛,模模糊糊听见司机打开车载音乐,闭了一秒又忍不住睁开,天色早已彻底暗下来,他靠在玻璃窗上皱起眉头,眼里没什么神采,好像什么都无所谓的模样。


半晌又觉得自己太丢脸,一首歌而已,一句歌词而已。玻璃窗温度偏低,靠上去的那一小片隔着头发也能感到凉意,这让盛望有些许清醒,接着开始痛恨自己的英语水平,随口一听就浮现在脑海中,明明是初中生都听得懂的句式。



司机或许是看他昏昏欲睡,音量在车流中逐渐变小。





其实他以前在车上也是这样。从附中到白马弄堂,他们刚做完卷子或者刚结束体育课,校服松垮垮挂在两个少年的身上,两个人的味道在车内交融。小陈叔叔不常说话,江添话也很少,他偏头靠在后座,窗外的隐隐绰绰和身旁忽明忽暗的手机屏幕,少年的心和余光一样摇摆不定。


要我我也不想说话。盛望自言自语,江添看起来就不是会接话茬的人,仔细想想和自己说的话似乎最多。盛望又闭上眼睛,突然觉得江添话少也不是什么坏事。不然谁能忍受男朋友一走就是五年,一句话都没留下啊。因为一开始话就不多,所以后期“脱敏”也不是太难。睫毛好像掉进眼睛里,盛望觉出一阵刺痛,使劲闭了闭眼。







上大学时盛望没让盛明阳送,一个人扛着大包小包到新生点问清宿舍位置,准备抽张校园地图时才发现腾不开手,新生点的学长看不下去,喊了另外一个人来帮盛望拿东西,顺手把地图塞进他书包。盛望看着还是那副张扬的样子,把寝室大概打扫一遍后和学长道谢,这才发现快到饭点了。



学长低头打字,跟盛望笑着说女朋友在楼下等他,得先走一步。



盛望自认为适应能力很强,转学次数那么多可不是闹着玩的。天气还很热,宿舍楼面前有颗树,盛望所在的楼层能整好看见它的顶端。所以遮不住太阳,刺眼的白光让盛望往后躲,想喊人吃饭却突然意识到不对,这里只剩自己一个人。



还没适应啊,怔愣只有一瞬间,盛望站在白光里后知后觉自己的习惯还没改过来。






祸不单行诚不欺我。盛望到了食堂才发现忘带饭卡,丢三落四的毛病还有残留,打饭阿姨今天可能已经对此见怪不怪,没收钱给盛望打了一份。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。头发有些长了,贴在后颈不怎么舒服,盛望丢下还剩大半的餐盘去买冷饮,手指捏着瓶身慢悠悠走回来,还没入秋,凉气顺着手指往下流,湿漉漉掉到地上啪嗒啪嗒地响。



大热天喝冰水很正常,与习惯无关。盛望回到寝室,有张床上已经铺好被子,其余的人还没来。盛望脱掉鞋子坐在床上,脚趾抵在一起,小腿热乎乎的,胃不太舒服但他不想管,他把手掌贴在耳侧,在陌生的空气中闭上眼睛。














盛望在蝉鸣中醒来。



窗外的光照了他大半个桌子,像是适应般,周围的声响逐步打开音量键。说话的声音、笔尖划过纸面的声音、翻书的声音、窸窸窣窣的,极低的交谈声和……,盛望偏头往窗外望去,一片葳蕤浓荫撞进眼底。


和比往年都要疯狂的蝉鸣。






讲台上的人正在读手里的纸,盛望仔细听了几秒,发现是一篇语文作文。他没来得及把自己的作文看一遍,前桌就小声来了一句招财不拖堂。


“嗯?”盛望眯起眼睛,试探性发出疑问,一点点证明自己的想法。


“然后我们可以准点去食堂。”高天扬道。


“高一的来了是吧,”盛望小声说,“一抢饭跑的比谁都快。”


“嘿你知道啊,”高天扬乐了,又往后靠了几分。


然而还没等他说话,讲台上胖胖的女老师就敲了下桌子:“高天扬!”




盛望讪讪坐好,心想怎么改变过程,结局还是一样。





下课铃一响教室就空了大半,只剩自己和江添两个学生。招财问江添有没有不会做的题,江添说没有。盛望心想这人根本没写语文,老师你这一腔真心终究是错付了。几秒后江添站起来说老师我先去吃饭,抬脚走出去,盛望赶紧跟上。



这一次仍旧忘了脱掉校服外套,室外猝不及防的热气顿时笼罩全身。是梦吗?盛望噔噔噔跑下楼梯,踩在地面上的感觉真实无比,走出教学楼后,去往食堂的路线也和记忆中分毫不差。盛望突然有些茫然,他从23岁的大人变成17岁的小孩,17岁为确定的优秀自尊心奋斗,23岁为完全不同的目标起早贪黑,17岁为一个人情窦初开,17岁身体里23岁的灵魂也开始惶然无措。


几天前两人仓皇的重逢还历历在目,而现在他甚至不确定这是不是一个美梦。






他们按预期的那样离食堂越来越远, å¤©è‰²æ„ˆå‘暗淡,黑压压往下沉,远方慢悠悠出现一点亮,盛望抬头发现十几分钟前盛大的日光已完全消失,他们从故事的开端走向未知方向。


好吧,似乎不算未知。盛望看着熟悉环境里的熟悉面孔,一群人聊得热火朝天,身旁歪倒着七零八落的酒瓶。赵曦见他们来了,立马招呼来两瓶啤酒,指着空出的位置让他们坐下。




“还好吧?”


“还行,”江添说话时不动声色往他这儿瞟了一眼,“认得清路。”


赵曦乐了,眼神示意桌上的啤酒,“可以啊,再来一瓶?”





还好什么?再来一瓶什么?盛望莫名其妙地听他们的对话,眼前突然一阵晕眩,抬手按在自己脑门上才发现手指下面的触感滚烫,要么发烧要么喝多。


还好现在酒量好多了。盛望冒出这个念头,垂下的眼睛看见江添伸手拿走他面前的酒瓶,手指和以前一样瘦长,接着一瓶矿泉水停在他面前,清澈干净,在一桌酒里格外显眼。



周围人吵吵闹闹,盛望想,应该是我太想他。十几分钟前闷热的感觉逐渐归于凉爽,这个世界有奇奇怪怪的时间线,还有瞬间醉酒脸红的奇妙能力。果然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感谢自己的23岁灵魂和清醒大脑,让他在梦里像和朋友交流一样肆无忌惮地打量这个人。




“哥,”盛望开口,声音掌握在江添能恰好听清的范围,“我做梦了。”


江添朝他投来一瞥,声音冷淡:“梦见什么了?”


盛望张张嘴,却不知道从何说起,沉默许久后才轻轻开口:“我梦到你了。”





讲道理江添到底关不关心这个梦的内容啊,一个人真的能清楚知道自己在做梦吗?盛望潜意识觉得江添什么都知道,可是江添不说话他就毫无把握。


有人开始聊八卦,学校抓早恋抓得严,还有多久就要实施冬季作息表了,住宿生别记错时间。盛望觉得嘈杂,可是嘈杂有时确实给他安全感,江添还是没说话,他突然觉得自己没意思,何必呢。盛望伸手去拿那瓶水,碰到杯身的瞬间又僵住。



这个一年四季都喝冰水的习惯,怎么能跟着自己出走五年。




江添突然开口:“我也做了个梦。”



说完后仍然没人说话,沉默和安静好像给了江添继续说下去的动力,他斟酌着开口:“梦见我加了你的微信,一直不说自己是谁,就每年每月掐点发祝福消息,我也没有见到你,我们之间的交流工具似乎只有一部手机。”



“和很多句千篇一律的祝福,”江添沉默片刻,兴许是喝了酒,话比以往多了不少,“梦里的我也不在国内,很奇怪,我现在还没有毕业吧,怎么好像梦见以后好几年的生活。然后我回国了,出去吃饭在包厢门口碰到你,看起来没长高多少,你好像快过生日了,我们好像……分开了很久。”




一时间没人说话。




什么啊,梦中梦吗?涌起想哭的冲动,眼眶涨涨的仿佛下一秒掉泪就要掉出来。可是太没道理了,在这样的场合无论如何都是不对的,他抿了下嘴唇,半是轻松半是复杂地说:“都说是做梦了,你是不是不好意思了?”



才没有。江添用身体语言告诉他。收回视线不再说话,又打开一瓶酒。






饭局结束的很快,学生还得回家回寝室。赵曦结完账喊住盛望,“你们带的梨还在门口,记得拿。”说完看了一眼身后明显不太清醒的江添,又加上一句,“看好你哥,别丢了啊。”


和现实完全相反啊。盛望看着江添,后者脸上面无表情,但仔细看眼尾已经红了不少,模糊糊的晕着。


盛望站起来说:“你在这儿等一下,我上个厕所就回来。”










刚出厕所盛望就觉得不对劲,他看了一眼其他桌上还没收拾好的酒瓶,残留的液体正在不自然晃动。紧接着一声巨响,白灰的墙皮唰唰往下掉,四周一片尖叫。



江添!


好在这个点店里人不算多,盛望边跑边想死在梦里是什么感觉,梦里的江添出事了是什么感觉,可是这个世界里的他们还没来得及接吻,甚至还没告白。他侧身躲开一个男人,跑到他们聚餐的位置,心跳在瞬间几乎停止。


江添不在这儿。









声音传来的感觉和以往都不一样,盛望在巨大的震动中往江添的位置跑去,才发现他拎着梨靠在一张桌子上,离门口只有几步的距离,明显在等他。



突然又是一声巨响,盛望偏头看去,是店铺的招牌掉下来了,金属板砸在门口,掀起铺天盖地的灰尘。



他可能要走了。盛望莫名生出这个念头,也不管狂奔的人群,闭着眼睛就凑到江添面前,对准嘴唇亲了下去。梦里的触感也柔软踏实,盛望闻见江添口腔里的酒味,交缠的鼻息和逐渐紧扣的手。周围的声响退潮般散去,盛望余光看见一个熟悉的小牌子,但无暇顾及到底是什么。他觉得嘴里掺杂了一股咸味,腰上也多了另一个人的温度。





气喘吁吁地松开,场景却在一瞬间再次变换,盛望躺在床上睁开眼,听见少年冷淡低哑的声音。


“望仔,生日快乐。”














“小哥到了!醒醒!”



盛望睁开眼,手机屏幕还亮着,上面是微信聊天界面,最后一条消息在二十多天前,12月4日。


“生日快乐。”



再回忆一番,头痛中倏地反应过来自己最后眼熟的是什么。喝了酒晕乎乎,拎着梨站在失物招领处不走,小姐姐开玩笑他还认真回答说那我等人招领。赵曦在梦里说看好你哥,别弄丢了。那江添在干什么,和自己一样等人招领吗?



他想过开口,却不知从何说起,每一寸皮肤都和从前不同,凭什么要求别人记他五年。可他现在才发现,他想和好的那个人早就等在不远的地方。椰子在多年后被叩响,壳内倏地掠过五年兵荒马乱的青春。



他打通那个人的电话。






/








北京的夜,灯光从某一层楼浅淡地透出来。



没人预料到这个梦的结局,就像现实也总是充满戏剧性。盛望低着脑袋回味嘴唇上的感觉,头已经不晕了,倒是血色从后颈开始慢慢浮上来,但谁害羞谁就输了。他也不管这是哪儿来的规定,装没事人一样和江添讲话,今晚住在这里,但他没带换洗衣服。



“哥……”



说完一个字又戛然而止,好像都不太适合。喜欢实在是太重要的事,分开与和好也是同理,盛望想到梦的结尾,他十七岁的开端,江添袒露心事般一字一句说出的话,当时自己是怎么做的?哦对,他抓住了江添的手,五年前的望仔是勇敢的望仔。



现在怎么会这样,他有些沮丧,江添不在客厅,小猫正在不远处舔着爪子打量他,漂亮的眼睛一动不动,他想对江添说留下来,留在我身边。



对了!司机在车上放的那首歌!盛望拿出手机按印象搜索,最终点开歌词,拉到今天听到的那一句,点下那个小三角。





"Would you hope me to stay?"


恰好江添拿着衣服走出来,看见沙发上低头玩手机的盛望,这句歌词在同一时间传进两个人的耳中,车上的梦可能会在某一天被说出口,也可能因为得到一个答案,被永远妥帖地隐瞒。




江添笑了一下,回答到:


"Here comes the bomb of love."










/fin.

/黑体加粗是歌词,木木生日快乐!

Q:涣老师今天什么时候更新?

这不就更了嘛!ddl战士!

【添望三十题/11】Follow Me

/短小片段的非典型follow me(原先想到了佛楼米~,然而嵌入失败

/萤火虫练歌厅营业中.gif,上一棒@高上北城入🌈 ï¼Œä¸‹ä¸€æ£’@纸鸢🪁

/严查,暂撤一部分内容,有缘补上




他握住江添的手,面颊像黑色山上一轮白色的月。



跟着我。









/fin.